1111人力銀行成大專區 成大專區

站內廣播
歡迎到討論區發文,南部批踢踢是您求神問卜、
吐露心聲、趁亂告白的最佳選擇。
成大蟬聯企業最愛用N年,
希望早日成為創業第一名。
搜尋更多工作
► 分頁查詢
評價: 0 回應: 0 閱覽: 2863
置頂

「One for all, all for one」我為成橄,成橄為我!

「One for all, all for one」我為成橄,成橄為我! -八十五年

「Cheer 成橄,3331 thanks! 成橄,嘿! 」

天清雲淡的早晨,四周仍暝暗,光復操場邊卻有一群青年正精神抖擻地做操、跑步,拉筋。動作確實、賣力,只為了在精神緊繃的球場上,每一處肌肉可以發揮最大效益。他們是成大橄欖球校隊

 

在認識成橄前,只知道橄欖球需要大量肢體衝撞,不僅流淚流汗、更會流血!

 

美國影集〈Friday Night Lights〉(中譯:勝利之光)裡,原本英姿煥發的美式足球隊主將,因為一次打球意外而導致終生半身不遂,讓他對生活頓失熱情,深受心理及生理折磨。那時起我腦海中就深深烙下「橄欖球很危險」的印象。

 

但實際上成橄打的是比美式足球溫和的英式橄欖球Rugby

「One for all, all for one」我為成橄,成橄為我! -八十五年(圖片來源:成功大學橄欖球校隊粉專)

 

儘管溫和,正面拉扯、碰撞、撲倒,仍是橄欖球員家常便飯,危險性更超乎一般球類運動。

水利系52級校友,現任清大中文系夏祖焯教授在〈成功大學與橄欖球〉一文也說:「橄欖球因有劇烈身體接觸,撂倒、推撞、亂集團爭奪⋯⋯等動作,所以是除拳擊外最容易受傷的運動」,再加上成橄歷史上,也曾真的有人在球場上失去性命……

 

民國76年劉俊寬學長逝世,替全國人上了一課:

【民生報】正視劉俊寬事件  橄協將討論比賽護頭裝備

劉俊寬學長在大專盃橄欖球賽中,對戰陸軍官校時,搶撲一個危險球,卻導致頭部受到嚴重傷害。儘管在達陣前五公尺阻止陸官得分,但隨即進入昏迷,最後不幸離世。此後引起台灣橄欖球協會正視護具的重要,並開始要求配戴頭具才能上場。

 「One for all, all for one」我為成橄,成橄為我! -八十五年

▲成大博物館橄欖球校隊回顧展一隅,紀念成橄永遠的劉俊寬學長

 

看似「可怕」的運動,為何依然有那麼多人熱衷,並願意頂著豔陽而樂此不疲,年年攜家帶眷的參加OB賽?

 

天下雜誌2008年的採訪報導,給了答案

時任寰邦科技總經理  楊燿州

「打橄欖球的經驗,培養出一個人有相當的勇氣去面臨不確定性和改變。」楊燿州分析。比賽時,每次接到球後,立刻就要面臨對方十五個人往自己衝撞而來,必須練就一身「No Fear」的本領。

瑞晶電子總經理  陳正坤:

「打過橄欖球的歷練,讓我在進入職場後,一直擁有很強烈克服困難的鬥志。

「我現在的工作就像在打一場勢均力敵的橄欖球賽,儘管競爭者環伺在四周,但比賽的目的就是要拿冠軍。」陳正坤形容。

從來沒有國外留學經驗的陳正坤,現在(2008年)卻是台灣DRAM產業「聯日抗韓」的主力,陳正坤的橄欖球精神,讓他在工作上也成為團隊中最重要的人。

 

在電子科技業蓬勃發展的十年前,楊燿州王正坤扮演帶領團隊突破重圍、締造佳績的領導角色,兩人「在運動中學管理」,皆感念過去打球的歲月。不受時空影響的團隊向心力,更在民國104年成立「成大橄欖球隊全國校友會」

 

紳士們進行的野蠻運動

……然而我從未看到因對方攻擊而發脾氣或是互相毆鬥,因為橄欖球員注重榮譽,正面衝突,不躲避,不搞小動作,絕對尊重對手,自我控制,否則就不配擁有打橄欖球的資格。」(流光逝川/夏烈著,爾雅出版)

 

真正的橄欖球員,除了「以紳士的態度,野蠻人的衝勁」去享受比賽,更是不會讓自己受傷。在關照隊友的同時,不正面強碰,如老子的「上善若水」,或莊子「庖丁解牛」的處世之道,才能在看似激烈衝突的運動中,長久的平安地走下去。

「One for all, all for one」我為成橄,成橄為我! -八十五年

▲球員參與「104年度運動貼紮與軟組織貼紮研習會」,在學習運動貼紮的原理及實際操作,能避免球場上激烈碰撞奔馳造成的運動傷害。/ 圖:成橄粉專

「這個運動注重團體作戰,沒有個人英雄,鮮有明星球員出現。」(《流光逝川》/夏烈著,爾雅出版)

「One for all, all for one」我為成橄,成橄為我! -八十五年(圖/成橄粉專)

ONE FOR ALL, ALL FOR ONE是所有橄欖球隊的精神:每個人都為了整個球隊努力,整個球隊只為了那一個達陣努力。

因此,在成橄的隊員們培養出革命情感。球隊,等同於大學時代輝煌的回憶。

 

成橄近期於大專盃七人制及十五人制皆奪得亞軍

目前正準備台南市長盃和高雄七人制,固定在每周二進行晨間體能訓練,及每周三、五在自強校區的晚上練球。

 

「...我們在球場上拼命奔跑,迫不及待的跑出校門。出了校門,仍然奔跑,跑進了更複雜的成人世界,卻回返不了昔日朱牆內的風光。我把那些珍貴的東西遺落在成大的朱牆內。」 (《流光逝川》/夏烈著,爾雅出版)

放眼成大,歷史最悠久的校隊──橄欖球校隊。已成立85個年頭。去年三月起,在成大博物館裡展出「成大橄欖球隊85年回顧展」,夏老師口中珍貴的東西,也在成大橄欖球隊校友會的募集中,展出頭套、球衣、球鞋、護膝套、獎盃及簽名球等,紀錄成橄風華。

「One for all, all for one」我為成橄,成橄為我! -八十五年

註:夏烈本名夏祖焯,為台北建中文教基金會董事及建中校友會常務理事,美洲中國工程師學會理事。筆名夏烈,其長篇小說「夏獵」 榮獲民國八十三年「國家文藝獎」。2006年獲美洲中國工程師學會頒發「科技與人文獎」。現任教於台南成功大學及新竹清華大學,為我國唯一工程博士出任文學教授之職。

 

會員登入 (先登入會員才能回覆留言喔!)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