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人力銀行交大專區 交大專區

站內廣播
搜尋更多工作
► 分頁查詢
評價: 0 回應: 0 閱覽: 116
置頂

典藏交大歷史的大功臣 發展館吳玉愛小姐專訪(下)

原標:校史文物團結了交大人的凝聚力─ 典藏交大歷史的大功臣 發展館吳玉愛小姐專訪

採訪撰文/彭琡靜(2018/06/26)
圖/吳玉愛


典藏交大歷史的大功臣 發展館吳玉愛小姐專訪(上)


藉由校史文物的整理,凝聚交大人的力量

友聲:這當中有沒有特別的回憶或故事?
 

吳玉愛:雖然說辛苦,但我從這份工作也獲得很多,很多東西就是一步一腳印,當做到某個階段的時候,天時跟人和會即時出現幫助你。記得創校120周年的時候,主秘說應該要辦一個校慶展,要呈現以前交大人對國家的貢獻,我還想說要去找哪裡蒐集交大人對國家的貢獻?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就有個機緣去認識程嘉垕(造出中國最早的航空發動機)、陳樹曦老學長(抗戰時堅守湘黔、黔桂鐵路崗位)的後人、前中鋼董事長劉曾适老學長的兒子劉源俊校長,也從他們身上得到很多寶貴的資料。像程嘉垕的兒子程長龍先生,在美國很熱心整理了很多他父親留下來珍貴的抗戰時期文件,像是蔣委員長頒發的證書、手稿、照片等等。而在通信的過程,可以發現他們很感謝交大為他們的父親做這樣的事,因為沒有這樣做的話,這些東西在歷史的長河中就淹滅了。另外,120週年校慶當天,陳樹曦老學長的夫人90幾歲和兒子陳勳琦先生也都有來,主秘也特別接待,他們都信任交大,覺得交大會把東西好好的保存。


這個就是我們默默耕耘背後的意義價值,有一次我在開車的路途上,聽到IC之音訪問忠烈祠的軍官,我突然覺得校史館的工作跟忠烈祠蠻像的,我們藉由文物歷史的整理,把老一輩的交大人,或是歷來的校友找回來,或是他們的下一代,喚醒對交大的認同,這是很有意義的,增加我們交大人的凝聚力。

 

我們應該留給年輕人正向的文化資產

典藏交大歷史的大功臣 發展館吳玉愛小姐專訪(下)-友聲雜誌

發展館展出當年熱賣的小教授電腦,從左至右非別為I,II,III代。

友聲:這就是「飲水思源」最好的表現。
 

吳玉愛:我真心的認為這是我們這一代的責任,我們這一代漸漸退休了,所以說我們這代在職場上可以留給年輕人什麼?我們應該留下正向的東西,歷史的、文化的,我們應該要留給他們這些。
 

我昨天(2018/4/23)在發展館碰到一個電子系大三的同學,他說剛看完大廳的校慶特展「交大人的冠冕」,內心很感動,所以繼續跑到七樓看發展館,想更多瞭解交大的歷史,他還很誠實地說他以前都不想參觀發展館……。


我們這一代還真的有責任要留一些好的東西給他們。他跟我說,他前年大一看創校120周年特展的時候,想說交大在展這些八股的東西跟我有什麼關係?就是老學長的成就、抗戰、建校等等嘛!但是經過這兩年在交大念書,他這次又參觀了在台建校一甲子校慶特展,整個人的心境完全不一樣了,他說他很感動,體會到前人付出的不易,為什麼前人在艱苦的環境下,願意為交大、國家、社會付出那麼多。

 

 

飲水思源精神的延續

典藏交大歷史的大功臣 發展館吳玉愛小姐專訪(下)-友聲雜誌

珍貴的校友活動留影,記錄著交大在學點點滴滴。

吳玉愛:其實除了做校史,我們還有做漫畫研究、漫畫大師數典計畫等,我們做校史要非常中立,不能有太多的政治與意識型態,我們就是要很忠於現實,把文化與歷史整理出來給下一代。
 

交大很特殊,有大量國民政府的資料,有當年的史料、公文、照片跟建設國家相關的資料,去年我們也做了客家漫畫數位博物館計畫,我們的國家很多元,我們的文化也很多元,我們應該把不同族群跟世代的人,為國家所做的這些好的事情都整理出來;當然也可能有不好的,我們就是把它整理出來,讓大家去看去了解,就知道曾經有不同世代跟族群的人,為這個國家跟社會付出這麼多,如果我們可以做到這樣,讓台灣的各種意識形態不要這麼嚴重,或是分化對立不要這麼嚴重,是不是也是我們的貢獻?!這個年輕的同學真的很難得,而且他還跟我說他要去說服很多同學來看大廳的校慶展,我就覺得滿感動的。

 

友聲:意識型態消磨掉台灣太多的能量,聽了很感動,你無私的貢獻和年輕同學的謙卑學習的精神都很令人感動!
 

吳玉愛:我想我們都已經服務公職三十年了,真的應該要留給後面的年輕人好的東西。我們給他們好的價值觀跟文化,這個社會才會進步,文明水準才會往上提升,如果我們交給他們全部都是分化對立仇恨清算,以後年輕人還有未來嗎?所以我們這輩要做好大人。
 

我們在做特藏跟校史,真的會發現前人很多的付出,我爸爸已經過世十幾年,他的一生就是在工研院工作,是個很踏實的化學工程師,我知道他們那一代付出很多,大家就是默默給予,現在爸爸走了,我在整理老學長資料時,就很自然把他們當作家族的長輩,雖然不認識他們,但是透過資料的整理,會有一種情感的連結,讓人感受到他們的精神永在。

 

友聲:我們發展館愈做愈大,愈來愈受到大家的重視,這都是過去努力付出的果實,玉愛對發展館未來有什麼期許嗎?


吳玉愛:因為我們是發展館,不但要紀念過去的歷史,就是比較傳統校史館的做法,也要呈現現在的發展及活力,例如近期增設的國際合作與志工服務展區、交大名人多媒體互動裝置及蘭花屋,未來有時間我們會做「學院發展史特展區」,交大一直還缺學院發展史,那塊一定要做,還真的需要各學院的幫忙。
 

我們應該再去爭取更多的資源,像是跟文化部、經濟部或公視都可以合作,可以將老學長們的故事拍成紀錄片(例如淩鴻勛老校長、抗戰鐵路與交大人、尹仲容與王章清學長們對台灣經濟與公共工程的付出),他們對國家的貢獻與足跡,很值得拍成一系列紀錄片。
 

最後一定要感謝三位長官,張懋中校長很重視歷史文物及尊老敬賢,今年起他特地撥經費讓我們做郭南宏、鄧啟福及張俊彥三位卸任校長之口述歷史及專書出版計畫,今年底圖書館將會有「郭南宏回憶錄」新書發表會;裘性天主秘也是非常重視歷史文化的人,持續關心跟推動校史整理與研究工作;袁賢銘館長是很大器的人,發展館近來新增的交大名人區、國際合作交流區,都是在袁館長支持下,用很多新科技及多媒體互動方式讓展示更活潑,我認為他們三人就像是支撐整個校史館發展的三角鼎,讓交大在文化歷史這一塊,更上層樓。

 

後記

玉愛的舅舅陳榮淦學長也是交大電子所第一屆校友,定居美國多年,當年還是班代表呢!也因此,這些珍寶就在玉愛的典藏專業,她的巧手與耐心,和她對交大的濃濃情感之中,在發展館裡散發光輝,並堅實地凝聚著每位交大人的力量!

 


文章取得《友聲雜誌》授權,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使用。

留言

會員登入 (先登入會員才能回覆留言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