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人力銀行媒體人 媒體人

搜尋更多工作
► 分頁查詢
評價: 0 回應: 0 閱覽: 50
置頂

新聞自由與國安衝突!緬甸2記者因報導洛興雅屠殺遭重判


緬甸執政黨全民盟及翁山蘇姬。(圖中站立者,翻攝自維基百科

 

「我無所畏懼,因為我根本沒有做錯任何事情!」

 

2名緬甸籍的路透社記者32歲的瓦隆(Wa Lone)和28歲的喬索歐(Kyaw Soe Oo),去年調查、報導10名洛興雅穆斯林,遭逮捕處決,並刊出集體處決的畫面。新聞見報後,緬甸軍方承受強大國際輿論壓力,軍方因此罕見公開承認錯誤,被認為是人權的一大勝利

 

可是這2名記者卻因此惹禍上身。長期在軍警布線的2人收到一名警察來電,指他即將調職,並透露有重要資訊要交付,2記者向報社回報後決定前往赴約,這名警察在露天啤酒攤上拿出一捲報紙,稱裡頭有他們需要的「證據」,不料2人還沒來得及打開,就被便衣警察包圍,聲稱他們是「盜取機密公文的現行犯」,當場逮捕。

 

這麼明顯的羅織入罪,戕害新聞自由釜鑿斑斑,此案件引起各國人權與記者組織矚目,緬甸法院仍然一意孤行,將2記者依違反《政府機密法》(類似我《國安法》)罪名,各判處7年重刑。宣判後2記者被戴上手銬押出法庭,在外等待的各國媒體簇擁下,記者之一的瓦隆高聲喊出文章一開始的那兩句話,震撼人心。

 

這是讓緬甸政府難堪的一刻,擔任緬甸國務資政、曾獲1991年諾貝爾和平獎的翁山蘇姬,及其代表執政的全國民主聯盟黨,無疑正是這起司法冤案當中最受責難的對象

 

政府為了掩護施政可能的違反人權、貪贓枉法等等禍害人民的作為,祭出公權力掐住說出真話的新聞記者,台灣也在所多有,即便是解嚴後,政府濫權搜索、扣押、起訴記者的也不在少數。

 

2002年3月21日,《壹週刊》以封面刊出〈國安秘帳案〉,高檢署在出刊前一天前往壹週刊總部、印刷廠等地大舉搜索,查扣十多萬本印好的成品、半成品,意圖禁絕此案披露。

 

面對外界「打壓新聞自由」的質疑,時任法務部長陳定南說了一句名留青史的佳言:「媒體不是搜索的禁地」。誠然,就法律層次而言,陳定南所說並沒有錯,但因搜索而造成的「寒蟬效應」,造成媒體言論自由受到阻礙對民主自由基礎造成嚴重影響,是顯而易見的。

 

壹週刊當然知道檢調打什麼算盤,一聽到搜索的風聲,報社立馬派人將「鋅版」帶到南部躲藏,待檢調一離去,隨即將鋅版帶到備案印刷廠啟動印刷,還多印了幾萬份,隔天準時上架。拜檢調搜索之賜,連同加印的雜誌全數賣光,創下政府查禁助銷的記錄。

 

 

留言

會員登入 (先登入會員才能回覆留言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