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人力銀行清大專區 清大專區

站內廣播
搜尋更多工作
► 分頁查詢
評價: 2 回應: 0 閱覽: 202
置頂

原文社-對上山的期待

文/彭毓之

還沒找到正確的位子去擺放,那份對上山的期待。

 

柴車正輕輕顛顛地爬坡,一圈一圈,迂迴且溫柔,略嫌狹小的空間使我們14個人肩靠著肩,背倚著背,放任清風在臉上撒野,不時與其他上山的部落人歡快地招呼,一幕幕景色洗牌般快速抽換,終於也將我們送上了最美的風景。

 

正午抵達,大略收拾好簡便的行李後,小隊長開始有條不紊地分配工作,打掃、煮飯,笑鬧之間很快地完成我們的第一餐,陽光折射下,是沒有雜質的笑容。

 

義診剪是第一次接觸部落人的時刻,搓一搓微微出汗的手,彆扭地僵放在兩側,數度張開嘴又把話吞了回去,想說出口的話凝結在空中,也許是習慣了都市社群隔離,還是沒能劈開沉默歡快地談天,低下頭我們都顯得有些沮喪。但這裡是新光,還好這裡是新光。經過小隊長的鼓勵後,臉上的線條不再緊繃,開始嘗試輕鬆地談話,頓時,屋子裡有活潑愛動的小孩、來剪頭髮的青年、苦哇哇喊按摩痛的部落人,還有我們這一群略顯青澀的大學生。

 

我想,在那一個閒散的午後,整個山頭的笑聲都聚集到這了吧。

 

大片的黑吞噬光芒,黑壓壓的一片連檢查食物熟了沒都顯得困難,但也因為這樣,每個飢腸轆轆的人都搶著幫大家試吃,一陣爭食畫面讓小隊長好氣又好笑,這裡沒有高科技廚房設備,只有簡易的卡司爐、蜘蛛架,沒有高級的食材,甚至沒有肉,只有因曝曬後缺乏水份的蔬菜。然而,16個人席地而坐化成一圈完美的圓,眼睛閃閃發亮,心情是愉悅的。我們手搭著手成了一座橋,才明白走過曾以為是高牆的難關,原來可以那麼容易,只要我們一起。

 

還不夠,還想多認識這裡。

 

「家訪需要帶甚麼東西嗎?」深怕遺漏些甚麼,謹慎地詢問著。「不用,帶一顆熱情的心就夠了。」就這樣,揣著期待出發了。一行人加上小隊長共16個,擠在不大的空間,屋內右側是自己砍的柴木,安安靜靜站在我們中間的,是可以用來烤肉的火爐,不發一語的散撥溫暖,就像那麼可愛的部落人一樣,有著源源不絕的熱情。聽了很多故事,也重新檢視了自己的價值觀,原來人與人、人與群體、群體與群體的關係,是可以重新被定義、被詮釋,面對部落人純真的笑容,看他們是如何坦率地分享自己的故事。即便是苦澀的悲傷也被轉成詼諧的語調,卻還是讓人酸了鼻頭。不免自問,我多久沒這樣毫無保留的對人好了?

 

愛上這個地方後,千秋為三載,都過得太快了。跟都市相比,這裡的確比較單調、比較不方便,想打個電話都不容易;但這裡有愛,有夥伴之間的愛,有人與人最原始的美好情誼。

 

我還好想繼續待在那,跟著能一起放聲大笑的你們。


本文由清大學生提供,不代表本公司立場,若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留言

會員登入 (先登入會員才能回覆留言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