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價: 0 回應: 0 閱覽: 201
置頂

經濟/銀行促進經濟產業的「新路徑」

2016-09-09 03:39  經濟日報社論

 

 

在兆豐銀行遭美重罰後,銀行治理問題成為輿論焦點,固然可視為優化管理的契機,但金融海嘯至今的低利率時期過久、銀行滿手現金貸不出去,損及媒合資金供需的金融中介角色,令銀行經營面臨困境、貨幣傳導機制失能,乃至於拖累經濟成長率的問題,亦有迫切解決的必要。

台灣的銀行存放比自1997年9月以來即呈現下滑的趨勢,至2008年7月雷曼兄弟倒閉前夕,已從110%降至87%,且因金融海嘯後的銀行資金融通功能惡化加快,2016年7月更跌到72%。若此趨勢持續,將使投資動能日益枯竭,經濟逐漸陷入窒息狀態。

有論者指出,或可比照2008年台灣貨幣傳導機制嚴重失能時的作法,即所謂「三挺(政府挺銀行、銀行挺企業、企業挺勞工)」政策加以扭轉。誠然,三挺政策確實讓存放比從2009年7月的78%,上揚至2011年8月的81%。惟今時不同往日,當時許多銀行踩到雷曼地雷,潛在虧損一時難以計算,導致市場流動性嚴重吃緊。政府遂推出全額存款保險,加上央行積極降息,才讓貨幣傳導機制恢復正常運作。

但近年來銀行獲利屢創新高,資產負債表早已脫離金融海嘯時的緊急狀況,再加上目前企業面臨的是全球景氣不確定性甚大、台灣經濟飽受多重結構性問題打擊等能見度不足的經營環境,即便央行屢屢降息,也難以激發投資動能。因此,在銀行資金供給無虞,但需求不足下,存放比趨勢下滑已非三挺政策所能改變。

若進一步來看,台灣資金市場的問題在於保本型及成長型資金供需嚴重失衡。由於金融海嘯後的全球經濟前景難以預測,儲蓄者多傾向將資金停泊在存款等保本型項目,導致保本型資金供給過剩。同理,有一定營運規模的企業亦因對產業前景沒有把握,不敢大舉投資,使訴求為客戶保本的銀行無資金去化之處,銀行存放比自然趨勢下滑。

另一方面,行動科技、物聯網、大數據等新創科技如雨後春筍般冒出,許多新創企業亦多渴望朝此方向發展,卻因缺乏過去營運的基礎,違約率難以評估,不易取得訴求保本的銀行授信。保守的儲蓄者亦會避免將資金投入這類可能會血本無歸的股權投資,皆使成長型的資金供給不足,並出現投資資金多流入間接金融,使新創公司難獲挹注的現象。為此,金管會倡議銀行籌設天使基金,或推動夾層融資,好將保本型資金引導入成長型資金,並融通可能引領台灣經濟轉型的新創產業。

此一建議的出發點雖正確,作法並不恰當。畢竟,銀行將資金投入風險難以有效評估的天使基金或夾層融資,有違管理風險並保障客戶儲蓄的天職。若從其獲利撥出一定比例投入,亦恐規模不大而效果受限,且未必符合股東的權益。所以,較恰當的做法應是政府扮演搭橋的角色,橋接保本型與成長型資金池。

也就是說,政府可強化既有的中小企業信用保險基金機制,對有發展潛力的新創企業貸款進行擔保。在調高保證成數至九成構想之外,更應改變現行信保基金過於偏向製造業、營建業等審貸條件的設計,例如依業別特殊性酌情調整資本性及週轉性支出的保證額度,跳脫傳統銀行擔保品放款的窠臼,並放寬營運條件的要求。同時,考量到許多新創企業是沒有前例的新商業模式,是以未來信保基金的運作除了要有深諳財務分析者外,還必須配置許多總體經濟趨勢及專業的產業分析人才。

近年來銀行業者為滿足關鍵績效指標(KPI)要求而追逐無助經濟發展的高風險業務,或正是既有的金融中介職能不彰所致。倘若政府能有效引導銀行重返推動經濟發展的角色,即可大幅改善金融業的經營困境,景氣加溫亦將有水到渠成之機,又何來民怨高漲,街頭破悶之聲頻傳呢?

留言

會員登入 (先登入會員才能回覆留言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