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工作
評價: 0 回應: 0 閱覽: 506
置頂

劍走偏鋒,只為勾勒出紡織新藍海

記者林群/台北報導

劍走偏鋒,只為勾勒出紡織新藍海- 產學合作

「意創坊因為水平分工、垂直整合上本來就屬於小眾,所以也沒辦法代表普遍紡織業的立場」,意創坊國際股份有限公司陳少鈞總經理謙虛的說,素有「隱形冠軍」之稱的台灣紡織業,近年來面臨工業4.0轉型、數位轉型,訂單日益趨向客製化,紡織產業鏈業者儘管一直以來都有遇到困境與挑戰,但產業人才稀缺,卻是最核心的關鍵問題。

陳少鈞表示,2016年起意創坊與校方相關紡織科系進行合作,服裝設計、織品服裝學系早已取代紡織工程系的比例,紡織人才是稀缺,但根據現今的教育系統與制度,台塑化纖、新光化纖等上游企業需要媒合的紡織工程人才,確實不好尋覓,原因出在台灣46家紡織上市公司中,有近40家企業廠商屬於原料業務範圍、3家廠商屬於成衣代工。

當產業需求大的時候,為因應供需原則,學界勢必會將教學與培育比例,進行大規模投資,在近9成的上市原料廠商比例下,分子纖維、化纖相關科系畢業學生數量,占盡了絕對優勢,在這樣的學界背景、廠商需求之下,其餘四家偏向製造導向的紡織企業相對找不到該領域的合適人選。

成衣代工、成品代工、鑽研市場通路的廠商最常遇到人才瓶頸,以原料導向為主的廠商儘管面臨人才僧多粥少的情況,卻依然可以跨科系、跨領域徵才,將其他化工學系學生進行延攬,而真正「紡織科班」出生的人幾乎來自文組,這些人經歷過工廠經營、相關實業股份公司的洗禮與薰陶,但在AI數位科技領域上,因為落差仍屬於經驗尚淺的學徒。

 

從紡織工程相關科系點出 產業鏈人才失衡

「一個企業的經營之本,勢必要有人才的,光靠設備、經營者獨立完成是不足的」,陳少鈞表示與實踐大學進行產學合作,不僅為了培育紡織專業領域人才,也希望達到拋磚引玉的作用,讓學術、產業界能夠起到一些新的化學作用。

30年前錦祥紡織染整有限公司在蘇州創立,成立原料、染整廠後,也陸續往時裝、成衣製造的線路進行拓展,主要業務內容以原料加代工廠作為結合,在穩定並鞏固之後,錦祥紡織便著手計畫,將先進製程導回台灣。

而至於為何選擇把意創坊帶回台灣成立,陳少鈞指出,大陸與80年代台灣早期工作環境相似,當時經濟起飛之際,各大產業百花齊放,薪資條件、福利、未來出路等選擇因素多樣,紡織業不是絕對必要的工作之一,賺錢的機會非常多,不一定要選擇紡織業。

「基礎民生工業」並沒有辦法確實吸引到求職者應徵,1990年代、2000年的時候是大陸極力發展民生工業的一大分水嶺,此後大陸便將投資產業轉往高科技領域開發,馬雲的阿里巴巴集團也是在那個時候開始大放異彩,因此年輕人的選擇變得更多元化,選擇越多越新穎,不難猜想傳統產業人才流失問題日益嚴重。

劍走偏鋒,只為勾勒出紡織新藍海- 產學合作

(圖)產學實習刺激年輕人新視野(圖由意創坊 提供)

 

產學合作 創造紡織媒合平台做出不一樣

開發、研發是台灣學生的強項,2016-2018年基本上意創坊都在學術領域上積極推動產業媒合,為了決定讓學生融入實際工作環境,2018年意創坊便在台中設立500多坪的廠房,讓每年來實習的十多名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學生可以親身體驗相關作業流程。

意創坊國際股份有限公司人事公關經理陳之瑜提到,實習期結束後實際入職的比例卻不到三成,她指出潛在因素有很多,學生在經歷實習過後,會開始猶豫、反思自己到底合不合適這份工作,也有學生家長因為刻板印象而擔憂,小孩投身紡織領域,對未來發展是否會有幫助,當不安定、徬徨的因素變多,就會動搖求職者應徵面試的積極性。

總經理陳少鈞說,年輕求職者普遍有的問題在於「冒險犯難精神不足」,他以意創坊位於世界各地的據點與職位當作範例,當今天釋出了高薪、外派優渥的工作時,求職者是否能夠有相對應的能力,接下公司提出的職務要求?

人人都想要到歐洲外派、在世界各地出差洽談大型商務合作案,但是,當公司提出語言能力要求、業務經驗要求、對接業務內容是否熟悉等問題時,求職者真的有辦法勝任重要職缺嗎? 有辦法克服地域上遇到的問題嗎?

意創坊國際股份有限公司近年來,在徵才上不斷進行改革,取消中間幹部的存在,讓部門間的溝通水平化,安排同年齡的工作者在同一團隊中,降低代溝問題,還能激起同仁之間一起奮鬥的上進心。

意創坊希望擴大格局,將公司、求職者的眼界放遠,鼓勵畢業生破除小確幸心態,擁有跨國合作的國際觀,才能達到更遠更宏大的目標。

 

會員登入 (先登入會員才能回覆留言喔!)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