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人力銀行醫護非視不可 醫護非視不可

站內廣播
搜尋更多工作
► 分頁查詢
評價: 0 回應: 0 閱覽: 18221
置頂

三讀五對還不夠,她九讀十五對還是GG了……

三讀五對還不夠,她九讀十五對還是GG了……- 護理師
(情境示意圖,翻攝自healthessentials)

 


原標:事件過後


作者:Scanol (本文由白色天空授權轉載)


有個護理同仁打錯了針,傷害了一條寶貴的生命,傷害了一個父親、一個兒子、一個丈夫。


這件事責無旁貸,是我們的疏失,是我們打下那致命的一針,造成這不可逆的結果。是的,是我們的錯,我們應該要承受社會的公評和譴責,以及無法避免的法律責任。不管是之前的北城事件,或是這次的打錯床,都是我們的問題,該受懲罰的人是我們。


我必需很誠實,我也曾經打錯過針,一樣是這次事件中犯下大錯的青黴素,可是我的運氣比較好,加藥的那一瞬間我就發現了,當下把整條 set 整根拔走,沒有讓藥物進到病人體內。沒有人知道我打錯藥,病人也相信我說「set髒掉了 的奇怪說詞,沒有人追問我事情經過,我運氣很好,因為沒有人因此傷亡。


我的疏失在我是個只上班七天就獨立照顧病人 13 床的新人階段,也幸好發生的早,讓我未來的護理生涯中,每一次給藥,特別是盤尼西林類的,或是任何會致死的藥物,我都是小心再小心。


一年多後,我當了很資淺的學姐,在發藥時,B 床叔叔問我為什麼夜班一點沒有來打針?我看了一下藥單,有啊!學妹在 1 點的藥單上有簽名,她有給啊!我還詢問病人,是不是他睡翻了,沒有發現?


後來,在一陣混亂之後,我找了學妹到病房向病人解釋,她信誓旦旦的說她有給,她敢發誓!只是沒想到,她一進病房,就轉向 A 床,向阿伯說「我有給啊!」,是的,她有給,可是打錯床了。她的運氣也很好,B 床叔叔沒有過敏,還能向主治醫師表達他的不滿,而 A 床阿伯則是很開心出院前還賺了一針。


這些醫療糾紛一件一件的在媒體上被爆料,社會上瀰漫著「白色巨塔」、「醫療秘辛」,甚至還出了書,這類負面字眼一再的被用來形容我們的領域,這是我們的錯,是我們整體應該要承擔的責任,是我們愧對於南丁格爾的誓言,沒有盡到保護病人的職責,而為了有損病人權益之事。


只是,在大力躂伐之後,在我們接受了應有的懲處之後,能不能,能不能相信我們,我們沒有一個人是故意的!


生命之於我們,是有用雙手守護的神聖意義。每一個護理人員都希望看見病人的笑容,希望得到病人由衷的感謝;我們的工作量很重、壓力很大、背的責任很沉、日夜輪班身體都弄壞了,得腦瘤的得腦瘤、得乳癌的得乳癌、要來上夜班被車撞的被車撞,但是我們實質的薪水卻和失去的不能成正比,支持我們能甘願走下去的,很重要的,就只是病人一句謝謝,那來自於心靈深處的成就感。


我們是喜歡看到病人健健康康的,在我們的專業照顧下,能夠好好的離開醫院,回頭點點頭,向我們揮揮手。


事件發生了、責難過了、鞭打過了,可不可以回頭看看這些事件背後的原因?可不可以清掃一下護理界的積塵?在臨床的這些年,專業的訓練讓我成為一個能夠獨當一面的護理人員,我有能力可以了解病情,照顧好我的病人,還可當護理組長掌握整個病房流程,可是,我選擇離開了,我甚至眷戀現在的正常作息,不想也不願再回到那樣的工作環境。


在我還是新進學妹時,因為學姐流失量太大,我必須一再的拿病人做實驗,因為我沒有資深的人可以詢問;我好累,因為我一個月只休六天,每天白班從早上 6 點半上到晚上 9 點多;我的體重在一個月內,從 50 公斤掉到了 45,我自己都沒有發現,是被同學驚恐的表情提醒的;喔!原來是我上班一整天,只能吃一個小麵包,還要在 5 分鐘內吃完。不上班的時候呢?我有寫不完的報告,還有上不完的課,很累,很累……..

 

 

留言

會員登入 (先登入會員才能回覆留言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