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人力銀行醫護非視不可 醫護非視不可

站內廣播
搜尋更多工作
► 分頁查詢
評價: 0 回應: 0 閱覽: 8451
置頂

囂張的新進護理師|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囂張的新進護理師|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ICU加護病房
(示意圖非文中當事人,Photo by YJ-Lee on flickr, CC BY-ND 2.0)

文/李蓏昀

護理師的世界被稱作女子軍隊,因為位階上下的秩序跟軍隊沒什麼兩樣。一開始我也和其他新進護理師一樣,要適應一無所知的環境,學習新的東西彌補理論和臨床的差距。為了好好學習、為了能生存,不要太高調或做出讓人不順眼的事情才是唯一正解,但也因為如此,被學姊侮辱時,底下的人把嘴巴閉起來也成了理所當然。這裡籠罩著一種氣氛,只要敢質疑學姊的正確性,就會被烙上囂張新人的印記

在我還是新人的時候,曾住在醫院的宿舍,是四人一間的寢室,不過,很多護理師還是新人時就辭職了,所以雖然是四人房,但幾乎都是三個人睡一間。也有很多人住了醫院宿舍一陣子就搬出去,所以室友也經常換來換去。大概在我住進去三個月左右,我們房間來了新室友,看起來年紀比我大,也有些資歷,她和我被分配到同一個部門,第一印象讓人覺得很開朗。那時我正處於辛苦適應加護病房的時期,所以臉色很黯淡,而且我一直在煩惱「到底要不要辭職?所有護理師都是這樣工作的嗎?那我還要繼續當護理師嗎?」,多虧能和室友一起聊醫院的話題,才得以釋放壓力。

時間流逝,室友適應了加護病房,進入了可以照護病人的訓練期間,可是我本來
以為適應很好的她,卻突然提了辭呈。「為什麼這麼突然要辭職?你不是做得好好的嗎?」我這麼一問,室友便開始向我吐露這段期間發生的事。她說受訓時被某位學姊罵,一開始挨罵,她覺得可能是自己做得不夠好,想說就算了。可是,從某一瞬間起,她突然覺得「不對勁」。

「你這個樣子是怎麼考過國考的啊?到底有沒有腦啊?拜託。」

「你爸媽知道你是這個樣子的嗎?」

「你在前一間醫院怎麼做事的?眞的看不下去了。」

囂張的新進護理師|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ICU加護病房
School photo created by freepik - www.freepik.com

除了這些,還有很多難聽的話,持續聽著這些話的室友,最終下定決心辭職離開醫院。雖然我想挽留,但也挽留不了,只能點頭認同她的辭職。之後,越來越多人因為那位罵人的學姊而辭職,雖然我和那位學姊沒有直接交集,但心裡也對她產生了疙瘩。

過了段時間,我也結束受訓,可以獨立照顧病人,也忙著適應這樣的改變。雖然不懂並非理所當然,但是加護病房有太多事情要學習,每次都會遇到我不懂的事。有一天交接到一半,因為要做不熟悉的血液檢查,我就問了那位學姊。

「學姊,這是在什麼情況下要做呢?」

「你現在是在『釘』我嗎?你自己想辦法弄懂啊。」(編按:釘,韓國護理師界學長姐教育學弟妹時,假教育之名,行身心折磨之實。)

遇到不懂的可以發問吧?雖然我應該自己弄懂,但我並不是為了「釘」她才發問,只是想知道才問的,沒想到會讓她有這種感覺。還有一次,我在看人工呼吸器是否正常運作,同時記錄檢測値,當我正埋頭苦幹,學姊便跑來問我數値。人工呼吸器每個模式要寫的數値都不同,她一個個問,我卻答不上來。除了對答不上來的自己感到失望,還要挨她的罵,所以表情也黯淡了下來。加上還有很多工作要馬上處理,被罵一頓也拖延到了,我正打算處理沒做完的工作,學姊就跑過來丟了一句:「臉幹麼那麼臭?」一聽到我也爆發了:「這種情況下我還得要笑嗎?」本來只能在心裡想的話,就這樣不假思索地迸了出來。說出去的話也收不回來,於是我就繼續做我的事。

當下學姊什麼也沒說,可是在那之後我開始被她「釘」得很慘。若我的病人看起來狀態不好,她就會跑來旁邊干涉每一件事。只要我想按照學過的、自己的方式處理,她就會一一干涉質問。

因為病人的狀態不好,讓我變得相當敏感,我已經在處理了,她卻責備說:「你這個也不會?那個也不會?」我的自信心跌落谷底,對自己的處理方式懷疑不已,簡單說,我並不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解決事情,而是被別人牽著鼻子走。我覺得我完蛋了,我無法對病人負責,也無法照顧他們。學姊嘴上說都是為我好,可是這對當時的我毫無幫助,這樣說似乎很自以為是,但我是眞的這麼認為的。

我覺得不能再被牽著鼻子走了,不能把一切都輸掉。雖然我希望可以不受壓力影響,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專注於工作,但我做不到,我需要被討厭的勇氣。

囂張的新進護理師|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ICU加護病房
Woman photo created by gpointstudio - www.freepik.com

有一次,病人的床邊監視器心電圖的模樣怪怪的,心臟不但跳得很快,血氧飽和度也開始往下掉,我覺得不對勁,便替病人做了血液氣體分析,一邊運作機器,一邊通報主治醫師。這時,那位學姊對著已經忙得暈頭轉向的我說:

「心電圖看起來怪怪的,你知道那是怎樣嗎?」

「我不知道,我會研究。」

「你連那也不知道?那把你研究的內容拿來。」

「……」

我認為研究是我自己的事,不是為了別人而做,也不需要給任何人檢查,所以沒有回答學姊。她要求了超過十次,要我把研究拿出來,面對她這些要求,我都不為所動。儘管這樣很囂張,但是我的原則是,說出來的話就要負責。她不斷追問忙著處理狀況的我:「你不理我嗎?我叫你把你做的心電圖研究拿來!」那天的工作實在太累了,每件大大小小的事都和那位學姊起衝突,但我不會給出自己做不到的承諾。

「釘」很殘忍。從「你爸媽是這樣教你的嗎?」,到用「我不是在『釘』你,我是因為你不懂才教你的」把狀況合理化,這樣的日子不斷重複,日復一日,我身上的壓力也扛不住了,有時候會沒來由地乾嘔,經常因為心累而落淚。但是我不想辭職,或許我的方式也不對,可是如果辭職,就等於對不公不義屈服。和護理長面談的時候,她叫我把心裡的苦說出來,一直以來都在壓抑的我便爆發了。我要求轉到其他部門,雖然那位學姊讓我感到心累,但也不只是這樣,光是待在加護病房這樣讓人窒息的空間裡,就感覺像被囚禁一樣,護理長說,她會幫我申請部門調動。

      +       +       +

工作久了,經常會發生很諷刺的事。學妹和教自己的學姊聊到了男朋友,學妹說想和現在的男朋友結婚,學姊就突然臉色大變地說:「你事情做不好,要是突然懷孕就別來了。」工作歸工作,就算未婚懷孕,也仍是値得祝福的事情不是嗎?

聽說還有在手術室工作的學妹撐不到兩個月就辭職了。手術室通常為了降低感染風險,會把冷氣調得很低,但是聽說就算太冷想披件羊毛衫,也會因為不夠資深不能穿。難道因為冷想穿件羊毛衫也需要資歷嗎?有句話說,丟石頭的人不會記得,可是被砸中的靑蛙會記得一淸二楚。

記得一清二楚。

每次經歷這種情形,我總是會想起一句話讓自己的心情平復。演員甄美里的女兒李侑菲,曾被酸民攻擊:「還不是靠媽。」當時,她是這麼回應的:

如果某個人花十分鐘罵我,我就必須二十四個小時不幸福,那我也太虧了吧。

 

看了這文章的人,也看了... 

我是個闖禍精

拜託!別再總是簽救不起來的病人了...

囂張的新進護理師|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ICU加護病房

《關於作者》李蓏昀大學附設醫院加護病房護理師。因為父母生病而開始思考獨立,最後決定就讀護理系,畢業後直接投入加護病房工作。每天在「非工作人員請勿進入」的狹窄空間裡,和嚴格的學姊們一起迎接無意識的患者。雖然時常想著「我還能在這裡撐多久?」,但不知不覺已做了五年護理師了。因為不錯過任何「黃金時間」,大部分的下班時間,都是揉著想睡的眼睛讀書。為了替生命正走向盡頭的病人爭取幾個小時、幾分鐘,讓家人做好送行的心理準備,現今仍不斷在加護病房中奔走。


※本文經野人文化授權轉載,勿任意轉載,覺得意猶未盡想看更多:傳送門 ※


囂張的新進護理師|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ICU加護病房

囂張的新進護理師|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ICU加護病房護理師職缺         囂張的新進護理師|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ICU加護病房醫師職缺 

囂張的新進護理師|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ICU加護病房藥師職缺              囂張的新進護理師|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ICU加護病房 醫藥行政

囂張的新進護理師|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ICU加護病房

 
會員登入 (先登入會員才能回覆留言喔!)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