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人力銀行醫護非視不可 醫護非視不可

站內廣播
搜尋更多工作
► 分頁查詢
評價: 0 回應: 0 閱覽: 10865
置頂

臨床上,這七類「護理師」是醫師最喜歡合作的!


原標:臨床上,「醫師」喜歡合作的「護理師」種類


算算在臨床時間並沒有很長,但運氣很好,離開一線這麼久,仍然跟多位我 N0 他 Int、我 N1 他 R1 的醫師同事保持聯絡,可惜因為已經不在職,便沒有機會在電梯裡遇到一起進入職場的醫師時,跟學妹說:「這張P,我可是看他從 R2 開始長大的呢!」(張P,若是你覺得這句話眼熟,我是抄襲你很多年前所說的玩笑話沒錯),當初我可是萬分期待有這一天的呢!

不如今天來說說,我所認識的這些醫師同事,他(她)們喜歡跟那樣的護理師同事合作吧!

 

一、不會害自己去坐牢的


好吧,我其實不知道那個行業喜歡跟會讓自己坐牢的同事一起上班

醫療是個生死相關的工作,事情發生後,大家整個單位與部門約一約法院見的機會好似比其它行業高。不管是醫還是護,事情已經多如牛毛,再搞出個「法院見」,輕則浪費時間、重則失去自由。

那些會在醫院會發生的人為事件,我想身處白色巨塔裡的大家,心中應該有閃過了一些人,會讓你白班八點交班,七點就來準備接班的。

如果你有想到,就在留言處告訴我「寶寶知道,但寶寶不說」吧!總之,不會製造麻煩、不會惹上麻煩的同事,上班首選!

 

二、說話算話,有信用的


說話有信用,嚴格說起來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特質,但是在臨床上執行上可沒這麼簡單。能夠好好確實把病人照護做好的護理師,原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辦到,護理業務常見約定像是:說好兩個小時翻身、說好每一小時量血壓、說好病人用的是 O2 2L 等等。

別的不說,占護理業務大宗的「發藥」,說好前後半小時才能給藥,本人待過的單位就有早上 10 點把所有藥(包括 13 點飯後)全部一起發完,不是一個人,是整個單位都這樣,因為學姐說「藥發完、退好藥,書記才能快點 key 帳吃午餐。」

當時整個白班只有我一人,堅持 13 的藥,就是 12:30~13:30 發,往往發好藥回單位時,大家都吃飯吃得很開心,我一個人在治療室退藥,最妙的是,唯一支持我的不是 AHN(當時 HN 未到任,空窗 6 個月左右),是書記本人。

其它還有,on port-A 要鋪大無菌區,為了省事只戴一手手套,說自己不會碰到、隔離病房衣服不穿好,口罩用壓的,說自己馬上就出來、麻醉同意書自己補打勾,說家屬都睡了,是這個意思沒錯我幫他勾、三消變變一消,說自己有用力刷......。

甚至曾經大夜時,遇過住院醫師怒沖沖的跑來問我,為何他小夜開的 order,小夜護理師又找 CR 來 DC?結果現在大夜要來 CPR?
(註:當天大夜我在1:18的情況下,處理了expired 1床、on 3 台 MV,以及送一床ICU)

只能說,小聰明不是在臨床用的,今天讓人知道這邊會偷一點,別人就會覺得你明天那邊就會偷一點,自己的誠信與威望,就被自己親手給毀了,別說醫師同事不信任了,連我接班都會多防著這種人多一點。

 

三、把病人的命當命的



有一天,我大夜要來接班,在會議室拿裝備時,見到小夜學妹跟正在看病歷的值班醫師說,「 08B 的 PRBC 沒有輸。」值班醫師聞言,歪著頭反問,「所以呢?」學妹接著說,「那妳要不要 DC?」值班醫師頓時睜大眼,竟一時半刻講不出話來,我在旁接了話,請學妹先去把血叫回來,誠實的跟接班學姐表明自己忘了輸,好好道歉請學姐大夜把血輸掉就可以了。

學妹一臉很害怕的出了會議室,值班醫師轉頭跟我說,「病人 HB5.2。」在場我也只能「哈.....哈....哈....哈哈.......哈」的逃離會議室。

學妹忘了,醫療的核心是「病人」,不是「護理師」,醫療的目的是為了病人醫療需求,不是為了讓我們好上班,失去了病人為核心的掌握,這類光怪陸離的事便層出不窮,像是急著下班,病人跌倒,拿一張衛生紙隨便壓著出血點,說「下一班會來幫你換藥」(X!衛生紙黏住血有夠難清!)、病人血氧 69%,為了不想要插管加班,只 Call 實習醫師要他開 order 把 O2 nasal cannula 開到 6L,交班說有 call醫師來看,以及血鉀七點多,理所當然交班說醫生晚點就會來查房。

與宗教無關,但我真心覺得人的福份,是可以靠善心所累積,反之亦然。

 

四、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的

臨床很忙,大家都希望在3秒內可以得到所有該知道的資料。

「血糖 375 」、「血壓 160/90 」,不知床號、不知單位、不知過去病史、不知刺激因子,來來回回要確認個八句十句,才發現根本call錯醫生,雞同鴨講,重點一直畫錯,該急的慢、該慢的急。

有次,N1 上大夜,幫著leader學姐貼白板上明天的上班成員名牌,一位值班的女醫師(當時 R1,現在是超屌的女P科學家)跟著站在後面,我問她幹嘛有空不去睡覺,她說她想知道自己明天好不好過,要先做好心理準備,她說,「好的護理師學姐,可以讓上班很輕鬆。

那是第一次,我從醫師那裡聽到對護理師的肯定,跟某些奇怪的護理師學姐說的「醫師都很瞧不起護理師」、「某某醫師就是機歪」完全不同,是實實在在的對護理師專業的認同,希望能夠正向團隊合作的渴望

不過很抱歉,那天貼完白板,她發現整個版面都是 N1,整組年資加起來不到兩年,一個 N2 學姐佔了一年半,她非常嚴肅的說,「我現在就去睡了!」言下之意是,她明天也許會連續 24 小時沒辦法休息。

我想我對護理師與醫師相處的角色認同,應該是從跟這位真心尊重各種同事的有禮、謙遜的女醫師相處開始,為我對護理師的專業與地位,奠定了信心與基石,只是說來也悲傷,讓我開始肯定護理真的是一門專業的,居然不是護理師本身,而是醫師。

 

五、一起上班氣氛很好的

上班氣氛很好的基礎,是大家把自己的事都做好,才能相互支援

菜鳥時,很常需要幫大家訂便當(無其它功能),我通常會看到人就問,包括醫師、RT 甚至 potable X ray 先生,曾經只有五人上班的白班,一起訂了近 30 碗蕃茄刀削麵(怎麼這麼多?)。

那一天,我要轉病人上加護病房,剛上班兩三個月的病房菜鳥,對於要轉加護病房真的壓力爆表,邊推著病人等電梯,邊心神不寧,陪同前往加護病房的醫師見狀,問我怎麼臉色這麼難看,老實的跟他說自己有多害怕,他笑了一下說,「別擔心,妳交不出來,我幫妳交。」到加護病房,他就坐在我旁邊,聽我跟 ICU 學姐交班,確認沒問題後,才離開。

我運氣很好,那天上班的護理師們都是正常的學姐,除了我這菜逼巴以外,大家各自把自己病人處理的妥妥當當,從容的讓 CPR 順利在 30 分鐘內收工,我只需整理 CPR 病人紀錄、CR 在跟家屬解釋病情、R 在開單及 Order、其它同事幫忙整床、整病歷、整急救車。

那時候的臨床工作是很忙,但不亂,CPR 也好、接新病人也好,忙完大家就一起吃麵、講一些有的沒有的,再一起準備下午的挑戰。

更不用說,逢年過節會提著蛋糕到護理站跟我們說「護師節快樂」,以及忘年會抽到禮物捐出來,又加碼的,始終是醫師。

 

六、有能力,也願意成長的

 

留言

會員登入 (先登入會員才能回覆留言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