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人力銀行醫護非視不可 醫護非視不可

站內廣播
搜尋更多工作
► 分頁查詢
評價: 0 回應: 0 閱覽: 7516
置頂

我是個闖禍精|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我是個闖禍精|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CPR
People photo created by mdjaff - www.freepik.com

文/李蓏昀

當我還在大媽媽(編按:韓國護理師對臨床輔導員的暱稱)身邊學習,快要可以獨立照護病人時,其實心裡很想頭也不回地逃跑。成為某個人的監護人、為他負責,這個擔子太重了,我沒自信承擔。我只覺得憑我現有的知識、經歷、經驗,實在不夠。

我剛進醫院那時候,用的還是手寫記錄和處方傳達系統(OCS, Order Communication System),病人資料或醫囑可以用電腦看,生命徵象或病人委託則都用手寫記錄。確認完病人資料,收到主治醫師的醫囑後,若是想在電腦上處理,就必須學OCS。當時我好不容易學會,但是當我獨立之後,系統卻改成了電子病歷(EMR, Electronic Medical Record)。換句話說,就是我已經學會騎三輪腳踏車,現在卻得自己學兩輪車。

剛開始獨當一面的我,就好像出沒在病房的佛地魔。病人的狀態本來都很好很穩定,但只要輪到我值班就會出問題。正常的心跳速率為每分鐘 60 到 100 下,但我的病人甚至會跳到 200 下;明明血氧飽和度是 100%,我來了之後卻掉到 80%。事情持續超出我所能承擔的範圍,受苦的也只有和我一起值班,以及接下來和我交班的同事。病人情況穩定的時候我就已經落東落西了,要是忙起來,再加上不夠熟悉,那麼又該落掉多少事情呢?

      +       +       +

有一位病人因為肝不好,住院的時候原本是掛消化內科,後來為了接受肝移植手術,便轉到外科。水腫讓他全身腫了起來,看起來緊繃繃的,腿也跟象腿一樣,並且全身黃疸。由於血氧飽和度難以維持,於是幫他戴上人工呼吸器,將FiO2(呼吸器的氧氣濃度)調到 100%,也就是最高值,但他的血氧飽和度也只能維持在 60 到 70% 這個區間。

這位病人在等待肝臟移植,直到有腦死病人捐贈肝臟以前,無論如何都要讓他活下來。即使人工呼吸器已經開到最大值,但是幾乎每隔十分鐘他的狀態就會惡化,和家屬討論後,甚至提出要裝葉克膜(ECMO, 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體外膜氧合機)。印象中,我只有在大學時看過書上介紹,但受訓的時候從來沒看過,原本應該著手準備和記錄,可是我連治療數值該怎麼輸入、葉克膜有哪些模式都不知道。

我是個闖禍精|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CPR
(Photo by Wikimedia Commons)

當下,一提到葉克膜,我便毫不猶豫地跑去胸腔外科,請他們準備裝置。病人的狀況惡化,不但要忙著治療,還需要準備使用葉克膜,真的忙到分身乏術。我發瘋似地跑來跑去,準備、設置裝置,就連手術的時候也在煩惱該怎麼做紀錄。這些對我來說都是初體驗,沒有任何一項工作是我會的。

手術結束後,本以為整理得差不多了,結果還有一堆確認機器是否正確運作的血液檢查在等著我。在一個程序結束之前,下一個程序就已經被我延宕了。為了不讓下一個班次的同事困擾,我飯也沒吃,廁所也沒上,只顧著到處奔波。但是,要把我不會的工作做到完美,真的太勉強了。

因為我只在書上看過葉克膜,從未實際使用過,所以一直在心裡想著自己是否做對了,也因為不熟悉,導致失誤連連。和我交接的同事雖然沒看到當下狀況,卻要和我一起處理我沒頭沒腦完成的工作。同一時間該做的工作全被我延宕,如果這時候還發生緊急狀況,就真的是雪上加霜了。那時候的我,工作不熟悉、知識不夠、經驗不足,根本是個闖禍精。由於我真的很過意不去,所以希望自己至少能做好一件事,什麼事都好,結果,整理的工作還是落到了學姊身上,真的是罪該萬死。

      +       +       +

由於新人時期我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CPR 是讓我最慌張的時刻。我連一件事都做不好,因此也無法積極參與,可是既然狀況都發生了,我還是不得不參與。已經一起工作一段時間的學姊,即使沒人交代她要做什麼,也會視情況讓自己有事做,絲毫無一刻空閒。

每當護理師發現需要做 CPR,就會先喊:「這裡 CPR!」大家知道後,她就會馬上進行心臟按摩,或是提供氧氣。其他護理師則將緊急藥物和氣管插管需要的東西準備好,並且負責病人的氧氣、擠壓 AMBU ,或執行心臟按摩。另外,還有一名護理師要負責廣播「Code Blue*」。這個情況下,大家都在倉皇奔走,而我卻只是左顧右盼,不知所措,成了妨礙大家的闖禍精。

當我了解加護病房就是會不斷發生這種情況後,便向學姊請教究竟該做什麼才有幫助。我努力地主動找事情做,努力地克服面對狀況的恐懼,當我遇到瓶頸,就在心裡自我催眠:「我可以的、我可以的、我可以的。」「只要冷靜處理就好,情況越危急就要越冷靜……」然後一步一步地成長。現在,雖然有時候我仍然是個闖禍精,但我也同樣不斷在努力。

*在韓國醫院裡,Code Blue(藍色代碼)是指情況危急,有需要支援搶救的成人病人。

 

看了這文章的人,也看了... 

拜託!別再總是簽救不起來的病人了...

新人結婚快問快答遊戲超有哏,全場只有「醫護人」才會答!

我是個闖禍精|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CPR

《關於作者》李蓏昀大學附設醫院加護病房護理師。因為父母生病而開始思考獨立,最後決定就讀護理系,畢業後直接投入加護病房工作。每天在「非工作人員請勿進入」的狹窄空間裡,和嚴格的學姊們一起迎接無意識的患者。雖然時常想著「我還能在這裡撐多久?」,但不知不覺已做了五年護理師了。因為不錯過任何「黃金時間」,大部分的下班時間,都是揉著想睡的眼睛讀書。為了替生命正走向盡頭的病人爭取幾個小時、幾分鐘,讓家人做好送行的心理準備,現今仍不斷在加護病房中奔走。


※本文經野人文化授權轉載,勿任意轉載,覺得意猶未盡想看更多:傳送門


我是個闖禍精|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CPR

我是個闖禍精|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CPR護理師職缺         我是個闖禍精|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CPR醫師職缺 

我是個闖禍精|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CPR藥師職缺              我是個闖禍精|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CPR 醫藥行政

我是個闖禍精|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 -CPR

會員登入 (先登入會員才能回覆留言喔!)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