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人力銀行醫護非視不可 醫護非視不可

站內廣播
搜尋更多工作
► 分頁查詢
評價: 0 回應: 0 閱覽: 575
置頂

從ㄎㄧㄤ掉變癱掉:「毒害」年輕人的笑氣濫用

從ㄎㄧㄤ掉變癱掉:「毒害」年輕人的笑氣濫用-毒品
▲21歲的小柔曾因吸食過量的笑氣,差點癱瘓。

文字/陳潔、攝影/余志偉、共同採訪/楊智強

俗稱笑氣的一氧化二氮(N2O)原是半導體和食品加工等工業製程中,不可或缺的氣體原料,但這些年,原料卻悄悄流入市面,並被包裝成「派對助興」的催化劑。這無色微甜的便宜氣體,看似沒有立即成癮性,但2019年長庚醫院研究團隊發表報告,確診多名青少年因吸食笑氣而癱瘓的案例。

究竟笑氣為何在青少年間「流行」和被濫用?接手治療的醫師們怎麼看待笑氣在台灣被輕忽的危險,以及對青少年身心帶來的影響?


「我很喜歡那種ㄎㄧㄤ ㄎㄧㄤ的、很放鬆,可以暫時不想事情的感覺。」   

21歲的小柔(化名)曾經很努力戒掉過大麻、海洛因,相信自己不會再掉入吸毒的陷阱裡,「笑氣與毒品不同啊,」又不是違禁品、也不會被警察抓,她和朋友都這樣想。但這一次,為了幾秒鐘的放鬆,她付出的代價,是險些癱瘓。  
 

掉進笑氣陷阱的青少年們

笑氣對他們來說,不過就像是菸酒,只是聚會時的助興工具。   

一年多前,小柔迷上交友軟體,認識了一群愛吸食笑氣的朋友。初次聚會,小柔回憶,她看著朋友將氣球套在笑氣鋼瓶的氣嘴上,灌成比一般氣球大一倍的「笑氣氣球」。因為好奇,她跟著朋友將氣球放入口中,吸一次氣,竟迎來一陣短暫麻痺的快感。  

在酒店上班的小柔,面對同行競爭與惡言雜語,心中委屈與負面情緒無法發洩時,她便想起那幾秒鐘的放鬆感。「面對那些謠言,好像辯解也不是,不辯解也不對,因為沒人可以講,就想到可以靠著笑氣(排解)。」 


日吸10公斤,倒下才驚覺:「媽,我好像完蛋了!」

在那個「忘憂」的世界裡,不必清醒地面對挫折,吸了就睡、醒了再吸,最多一天可以吸掉10公斤的笑氣,再倒頭大睡10多個小時。連續幾天後,她發現自己站不穩,無法正常走路。  

「媽,我好像完蛋了!」小柔只記得,自己全身癱軟倒下送醫前,對母親說了這句話。  

因為一直有情緒與睡眠障礙而服用抗焦慮藥及安眠藥,吸食笑氣,放大了小柔不穩定的精神狀況。「在醫院時很怕自己不能走,又很想用,整天緊張兮兮,會拿頭撞牆、撞玻璃,把藥吐掉、大吼大叫、逃院⋯⋯,」小柔說,自己還出現短暫失憶,出院時全身都是疤痕,自殘的記憶很淡薄,都是從家人口中拼湊的。 

出院後,小柔的身體逐漸恢復,但精神狀況並未痊癒,變得遲鈍、膽小,更無法一個人出門,得要男友陪伴才能放心。 
 

陷阱一:誤信網路資訊,以為合法又無害

從ㄎㄧㄤ掉變癱掉:「毒害」年輕人的笑氣濫用-毒品
▲笑氣取得相當容易,上網叫貨,半小時就會送達。(攝影/余志偉)

這不是小柔第一次物質濫用。   

因父母離異,小柔由父親、祖父母帶大。祖父母對小柔管教嚴格,愛孫心切的他們會算好從學校到家裡的通勤時間,一分不差的在家等候。在當年16歲的小柔眼中,家像是禁錮的城堡,而她是急於逃脫的長髮公主。    

後來小柔交了男朋友,卻是藥頭。近一年的時間,她每天有隨手可得的大麻、海洛因,很快就禁不住好奇嘗試。不久後分手,決心振作的小柔,隱瞞所有家人朋友,靠自己努力把毒品戒掉。 

海洛因的戒斷症狀嚴重,小柔說,剛戒毒時,總是手抖、心浮氣躁,無法專心上課。癮頭發作時,內心天人交戰,她選擇轉移注意力,狀況好時忙碌打工、不好時則自殘、酗酒到睡著。「每一次吸完(海洛因),都會說這是最後一次、再也不用了⋯⋯,」小柔回憶,是因為每次吸毒時的罪惡感、害怕被警察抓的恐懼,才咬牙戒毒,回歸正常生活。 

會員登入 (先登入會員才能回覆留言喔!)

Facebook留言